【www.hyheiban.com--散文诗】

  陶渊明又名潜,是东晋伟大的诗人,出生在没落的地主家庭,他青年时代有远大的抱负,曾经三次做官,但由于官场的黑暗和腐朽,他最终选择了辞官回乡,过隐居生活。下面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有关陶渊明的随感散文作品,供大家欣赏。

有关陶渊明的随感散文作品

  有关陶渊明的随感散文作品:赞美陶渊明

  陶渊明的飘淡,即使到了今天,也仍能从几页文字中读出,一种隐逸之美。他就是隐士,在残破简陋的草庐里也能饮酒赋诗自得其乐的人。

  很难想象,在一个无米无炊的境地怎么才能活得如此自在。没有大悲大怨,反而还透出几分乐的味道。也许这正是陶渊明之所以为陶渊明的原因吧!东晋,一个遥远且陌生的年代,从容不迫地走出了中国文化屈指可数的几个人物,陶渊明首当其冲。《桃花源记》,《归去来兮辞》无不是脍炙人口的佳文,而每一篇的内容虽不一样,但作者对美好的向往却始终如一。正因为这种追求,他才毫不犹豫地辞官隐居。

  后来的中国文人仕途失意时首先想到的便是陶渊明,苏东坡也曾说过“渊明吾师也”是否也是因此?恐怕更多程度上还是他的文章吧!陶渊明从来就是为自己而写,这在中国是为数不多的。因为隐居才可能这样,以此来舒展自己。读别人文章的时候,总觉得有一道门槛客客气气地把人挡在外面,而读陶渊明的,却就像在叩问自己的心灵,使得心灵深处无法表达的部分得以舒缓。正是这种心灵的共鸣,才让这千百年来无数的士大夫这么推崇陶渊明。陶渊明的文章就像是冷雨的街头永远温馨的客栈,暴雨狂风大海上的安宁港湾。

  可以这样说,整部中国历史上像陶渊明这样的,仅此一人。上古隐士的残文断章古怪而深奥,竹林七贤又有一股反叛的情绪。论隐士之文,陶渊明是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当然,在西方还是找得出相似的,在千年后的美国,梭罗独自来到了瓦尔登湖旁住下,像极了当年的陶渊明。而他的《瓦尔登湖》也与陶渊明的意向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陶渊明身上,我看到了很多人的影子以及那早已消散的品格。可是这样的人现在却越来越少,这不可谓不是一个悲哀。

  当看着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时,是否听到了一个高亢嘹亮的声音在舒啸?“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有关陶渊明的随感散文作品:雨·陶渊明

  读懂一个人确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况且要读懂千年前的古人?当我背诵着陶渊明的诗文,懵懵懂懂、跌跌撞撞走来的时候,慢慢发觉陶渊明的文字,沉郁中飘逸着琼露的芬芳,孤寂中跳动着天人的吟唱。把一切放下,恍若遁入空门,眼障散去,眼前一个明丽、纯净的桃花源忽现。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走进了九江,走进了五柳先生、走进了桃花源的梦里。鹅卵石小道,被雨水浸泡着,水汪汪的,土黄、青白、灰黑…各色石子相间,曲曲弯弯,雨水,清澈的,不染一丝杂尘。我不忍踩下去,那会踩破这里的静。在北方,少有这天气。黄尘飞舞,即便下雨,也是满目黄流、泥汤四溢,哪能不稀罕江南的雨,细细的、柔柔的,悄悄地,象女儿一样缠缠绵绵,不由你不想点什么,被雨水洗过的树叶,清翠饱满,肿胀的滴下一滴滴绿汁儿,一朵朵浅浅的水花笑着,干瘪的心,瞬间滋润起来,鲜亮起来,哦,一草一木,一水一石,都是生命的精灵,这就是江南,本该自豪,抑或骄傲的纯真,也许正是江南雨的柔情孕育了上善若水的风骨,江南才那么蓬勃,那么率性,那么自然,丝毫不见刻意的雕琢,曲意的迎合。透过都市的熙攘, 1500多年前陶渊明“委心任去留”的背影,匆匆消失在雨幕中。湿漉漉的小道、湿漉漉的树林、湿漉漉的空气,我的心灌满了湿漉漉的情愫,雨水,氤氲着,郁郁苍苍,前行,石阶苍黑,苔鲜嫩绿,格外打眼!雨雾挟裹、绿树环抱,青砖黛瓦,廊柱翘檐,骆驼山墙,陶渊明纪念馆,灰暗、朦胧、孤寂,深邃,似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我的心一下子被攫去了,暗淡幽远的韵律解读着一千多年前陶渊明抛却喧嚣,回归草莽的平淡与寂然,这是怎样一块静地,还是净地更确切些。细雨绵绵,寂寥无声,杂念烦扰随风化雨,局促之所,寥廓、空灵,酥雨轻抚,如陶先生温润鼻息。一千多年前,陶公应该也是在这样的雨里,独步幽思,惊雨珠通透,感翠叶震颤,洞悉了生命的本真,毅然决然开始寻找灵魂之所,在田野荒草中,与风为伴、与水为邻,筑起了自己的精神大厦。

  暂避绵绵雨幕,远离滚滚红尘,我搁浅于千年前的“草庐”里。翠松掩映,亭台错落,竹影婆娑、氤氲弥漫,彩廊斑驳,青砖灰暗,质朴近乎简陋、粗率近乎原始,这应是陶先生心仪的吧,还好,千年之后,还有人懂。“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野外罕人事,穷巷寡轮鞅”。有人说,简约是一种境界,张扬着一个人的智慧与品位。事实上,当我们对生命的体验真正达到了一定的层次,我们就会感受到生活中的筒约是一种轻松之美,一种灵动之美。就像“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白日掩荆扉,对酒绝尘想”,随性而为,而不去看着别人怎样活着,轻松、愉悦。这就是陶渊明,“寓形宇内”却能“委心去留”。世人解读隐士,景仰之余难掩“远之”意味,内心不无对失意者不识时务的轻贱,循着陶公足迹一路回溯,从彭泽辞官到归隐田园,过上躬耕、饮酒、作诗的生活,陶氏后裔陶博吾的龙门对言及“弃彭泽微官松翠菊黄琴书而外醉三斗,开田园诗派韵真辞朴千百年来第一人”, 找寻自由的陶公,弃的岂止是微官,得的岂止是田园诗。“请息交以绝游”在常人看来是自命清高的迂腐,“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是穷困潦倒的落魄。“三径就荒,松菊犹存,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陶公挣脱羁绊,超然世外的决绝与睿智,我辈又能领悟几何?我顿然醒悟,“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怎能是排遣内心的愁绪与慵烦,那是回归自然的超然与欣喜,“人生似幻化,终当归空无”怎能是潦倒落魄的无奈,那是大彻大悟的平静与澹然。

  当人们习惯用自己的标准去评判一个人,进而要不惜为此口诛笔伐的时候,自古及今,权力、地位、财富、荣誉,这些社会所公认的价值尺度总在自觉不自觉的左右我们的思维。人们往往会因为公众认同而忽视对问题实质的慎思,扶老携幼呼号前行,走向不可名状的未来。不管人类社会怎样发展,人性异化多么纷繁,能够抚慰人性的东西,几千年来变化几何,人类社会发展的目的应该是尽可能的打破桎梏人类健康成长的枷锁,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层面的,然而现代社会在尽可能的丰富物质方面东西的时候,人类内心的苦闷与迷茫,似乎并不见少,甚至于在物质层面的努力,在加重着人类内心的痛苦与迷茫,到底是因为人类自身的发展,欲望随之扩展,还是现代人类迷失在人类社会发展的广袤原野。陶公闹中取静,乱中求真,返人生于自然,还质朴于天性,以一粒凡尘,提醒我们,人该怎样活着。

  透过傍晚弥漫的雨雾, “清风高洁” 的三层牌坊,孑然矗立,山岗深处,葱茏环抱,隐约看见墓碑默然屹立,暮雨中更显冷清,孤寂中足见超拔。踯躅,幽思,朦胧之处、真幻之间,仿佛看到陶公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有关陶渊明的随感散文作品:平生最慕陶渊明

  平生慕陶令,五柳品自馨。

  神浮遍市井,气定皆山林。

  欲学鲲鹏志,怎奈斥鷃心。

  非为无益事,何遣有涯身?

  陶渊明,名潜,字元亮,号五柳先生,晋朝最伟大的诗人。说到他最著名、最广为人传咏的莫过于那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了。陶公眼见世俗是非混淆,便从此无意混迹于市井,毅然辞官归隐。在南山下,东篱旁,菊丛中,陶公忘却了烦恼,忘却了名利,忘却了尘世。没有了寤寐思服,也就没有了辗转反侧,自然过得是优哉游哉。他在山林之间找到了真趣,找到了自我,找到了大自在。

  陶渊明是高人。如果不是高人,怎能写出似“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样意味深长,耐人寻味的千古佳句呢?陶渊明是逸人。如果不是逸人,怎能脱离世俗,安于贫寒,用心体会山水之乐,并且感受的是如此之深之切呢?陶渊明是神人。如果不是神人,怎能像神仙一般的魂游太清,常作逍遥之游,而又丝毫不被尘世俗物所牵绊呢?

  他就是这样一位“高人”、“逸人”、“神人”。

  杜甫诗云:“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陶渊明的确有了“千秋万岁名”,但他的身后事却并不寂寞。只因他是陶渊明,只因他是一位避世的贤者,只因他用如橼大笔向黑暗的社会做了最坚决的斗争,只因他留给后人太多的传奇经历。对他的评说,或褒或贬,或赞成或反对,千百年来争论从未停止过……

  我常说,人生而乃方石一块,棱是棱角是角。有的人选择把自己放入河流中,经过了水的不断冲击,他的棱角被日渐磨平,变得无比圆滑;有的人选择一直在岸上待着,虽说经年风吹日晒,他却仍旧棱角分明。很明显,应将陶渊明归入后者。

  其实,我对陶公亦是有一个逐步认识、理解、向往的过程的。原来我对陶公所持避世之态度,是否定的,是批判的,是难以理解的。我对男子汉大丈夫的理解和大多数人一样,就是要顶天立地,以天下兴亡为己任。简言之,就是要“出世”。而绝非像陶老夫子一样,躲在深山老林,不食人间烟火,装成个聋子,哑巴,瞎子。去“避世”。后来,我才真正意识到:陶公乃大智慧也!在刚走出家门,接触到亲人以外的人和世界的时候,我总是想着改变,要把一切改变成我心中的理想状态,把自己当做是耶稣式的救世主。渐渐的,我发现,这个世界自有这个世界的法则,不是一人之力就能够改变的。而我更不是什么耶稣,充其量是“一粟”而已,是那沧海里小的难以再小的一粒粟,能激起什么大的波澜来呢?置身于无边的天地间,微末的我,该怎样放言?放言,往往如泥牛入海般了无消息,甚至会招致嘲笑,怨恨;不放言,就表示顺从,有时就要说违心话,办违心事,自己良心会受到谴责。所以经常会感到进退两难,令我不知所措。现实和理想,生存和自我,仿佛生来即为天敌,根本冰炭难以同炉,要是有它就必定没它。这还是在现今这样一个相当文明、发达、文明、自有的时代,而今尚且如此,更何况陶渊明是身处在一千多年以前的封建帝制的统治之下,其处世之艰难,可想而知。我忽然与陶老夫子竟有些同病相怜,惺惺相惜之感。我顿时觉得陶公不是真心想成“聋哑瞎”,而是不与绝大多数叫板,采用隐蔽战线,看似无为,实则无为而无不为。陶渊明非但不瞎,他还是个千里眼;非但不聋,他还是个顺风耳;非但不哑,他还是个歌唱家。他用最尖锐的目光,看透了压迫者的本质;他用最灵敏的听觉,听到了劳苦大众的心声;他用最嘹亮的歌声,赞美了劳动人民的质朴。他用最华美而又无比辛辣的语言,鞭挞了暗无天日的封建统治!

  之所以陶渊明显得十分另类,是因为他始终保持着“方石”的本色。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他的隐居,其实就是像我所说的“在岸上”的一种生活,是在有意保持自我。是不是单纯的明哲保身呢?绝对不是!假使说陶渊明真的要保身的话,又何来那一道道檄文一样的诗作跟文章呢?不过,保持“棱角”,不是讲非得归园田居,一个人只要有良心,敢于说真心话,又何必计较身在山林还是市井呢?

  人生,譬如登山,高山仰止,还未启程,早已胆寒。假如,所看的只是眼前,所想的亦是眼前,也就忘记了前途的崎岖,经过的艰险。反倒时时不同,处处新鲜,不知不觉,已达山巅。你若问:“什么是快乐?”我答:“随遇而安。”反正,我这个人向来胸无大志,很少去跟某个人争某件东西,夺某项名誉。我认为,有失才有得,有得必有失。跟别人抢这个抢那个,得到的是身外物,失去的是原有的快乐,得不偿失。有时候在看动物因为食物而自相残杀时,我们会说:“都是同类,如之何必?”说这话时,我们忘了人类自己。兽尚有人性,人却是有兽性,有些人在名利之前的争夺比禽兽夺食还要狠三分呢。话说回来,得到了金钱、名誉、地位,就真的快乐了吗?那又有多少人坐着私家车,在鳞次栉比的大厦间来回穿梭,心中念着的,却依旧是骑着自行车,奔波在无边的田野中的快乐?

  个人地位最高莫过于皇帝。但是,你要叫我穿龙袍,坐龙椅,还不如给我一刀来得痛快。我觉得做一个小老百姓多好啊!吃饱,穿暖,要多自在有多自在。精神追求向上看,物质追求向下看。要是你一天到晚嚷嚷着:“我要当皇帝!”我估计,你就算想瞎了眼也难当得上。争名夺利在我看来是没什么意思的,也许是我道行不够高深,还未得到无上法门,故而不能参详其中的妙趣吧?我觉得,与其浪费时间在明争暗斗中内耗,还不如把这些时间花来自我提高。

  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表现的是一种精神,一种境界,正所谓“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回不改其乐也”。培根说:“财富是德行的累赘。”富了富过,穷了穷过,安于现状,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们经常说:一切都是过眼烟云,可我们又经常想像神仙一样,在云彩间漫步。有多少人是肯爱千金轻一笑?出发的久了,就忘记为了什么而出发。多些时候,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吧!其实,又不是经常让你拯救地球,维护世界和平,哪里有那么多”正事“可以做?不说不笑不打不叫不热闹,几十年的光阴,不做一些”无聊“的事情,岂不是要活活闷死?

  我虽羡慕陶渊明,学习陶渊明,却不愿成为陶渊明。我羡慕陶渊明,羡慕的是他的大自在;学习陶渊明,学习的是他的保持真我;说不愿成为,是因为不可能实现。毕竟,陶渊明就那么一个,我也不会再有第二个。一个人永远不可能完全脱离整个社会,除非你想“自绝于人民”。如果每个人都成了隐居者,那是多少呢?是六十亿。就目前地球上的森林面积我估计够呛,又要住房危机了。所以,做隐居梦,还是早点清醒吧!老老实实,安分守己,与世无争,守好自己的一片天,这就是大自在,这就是真自我。还是那句话:知足常乐,随遇而安。

  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语。好了,天马行空,信口开河,胡侃一气,过激之处,万望海涵!
 

本文来源:http://www.hyheiban.com/shige/152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