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yheiban.com--知识文库】

  无论是人走茶凉还是茶凉人走,留下的都是空席。

  小时候会认为陪在身边的人会是一辈子不离不弃,一起欢笑一起哭闹,即使偶然有人离开,也会觉得总会回来的,从来都不害怕失去,也不会去思考离开意味着什么,或许就是爸爸妈妈的早出晚归,反正睁眼闭眼都会看见。

  本以为长大很漫长,或许永远都没有期限,那个任我哭任我闹的年纪,也会一直伴随左右。逐渐地,也就发现,与爸爸妈妈产生了代沟,朋友之间也出现了罅隙,许多许多事情都要独自去面对,自己的世界里出现了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

  有道是茶本苦涩,新出总有些许盛气凌人的莽撞与不谙世事。

  从语文老师批改审阅第一篇文章的时候,白纸黑字的本子上画满了红色的记号,现在想来,当时要是放弃修改,直接置之不理会怎么样?或许,校刊上也就少了一篇文章而已。于我,确是少了一份热爱。

  用翻滚沸腾的水去浇淋壶身,眼观升腾的热气,不管茶叶在水中多么热烈求欢,出汤分杯的那一刻,世界很宁静。就如当初从来不去思考修改文章时的循环往复是否是刁难或者拒绝,饮茶的人来来去去,也不再去纠结人走茶凉还是茶凉人走,我也开始在自己的生活里走走停停,守着一份舍不得离开的心思。

  如果问我的人生理想是什么,“喝茶、读书”多么闲适温馨的回答。

  从第一次写文章的难以定义到读书写文不为索求,从第一杯茶的不堪入口到温度离散自在掌握中,举手投足间不经意多了几分平和。

  面对生活周遭,已经无需火热与冰冷的交织,只是保持着一壶茶的温度便好,饮者自暖。

本文来源:https://www.hyheiban.com/fanwen/656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