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yheiban.com--心情日志】

  冬雨散文随笔【第一篇:冬雨,拽一地相思情浓】

  烟雨蒙蒙,仿若早春。浓雾迷蒙了初冬清晨。心绪随这季的冬雨飘洒摇拽,任雨丝轻飘,打一柄青荷伞,轻轻地走在这季雨地,轻轻地掀开那一层层的烟雨,静静地聆听这季的冬雨。

  冷冷的冬雨在季节的更迭里,并没有摧残那一抹早春的颜色。南国的冬如一棵常青树一样,叶青草绿般缠绕在这季节的末梢。如心里长着的绿蔓,如心里开着的小花,在这季冬雨里,也依然能感受着春天般妩媚的姿色。显然,冬雨冰封冷冻不了那颗畅想的心,只要你愿意,心里仍然可以叶绿草葱,繁花似锦。只要心怀梦想,就会在这冬雨里孕育一个明媚的春天。

  柳枝枯了,还有再绿的时候。燕子飞了,还有再回的时候。离开的人,远去的事,雨下了,心还晴暖。今生有你,为我的心空撑着一把晴暖伞,无论外面的雨下得多冷多大,心里却始终有着一方晴空。

  今晨,雨也还依然下着,绵绵的冬雨,漫天飘洒。绵绵的思绪,如雨飘至。一个人走着,走在这锦绣园里,感受着一个人独处的寂静欢喜。细数着阶前的落叶,心绪飘飞。轻踩着旧时光,回忆如那绵绵的细雨缠绕。那潇潇的雨声,点滴打在芭蕉叶上,这园子的芭蕉苍翠依然,只是那远去了的雨丝情愁,又一次袭上心头。走在雨地里,那绵绵的冬之雨丝携着一丝丝的清冷,扑面而来。冬风吹着,雨丝飘着,令人头脑清醒。退隐的心事,如那一春的花事,藏在这冬季里眠着。许久不见的人,这么近,那么远,在心上,却不在身旁。唯愿,大家安好,便是晴天。

  冬雨,轻轻地下着,润湿着秋的干燥。冬雨也下在了心田,洗涤着我这流年岁月里沾染的浮尘,滋润我这一季内心的焦躁。伸开手掌,接捧住,让丝丝的冬雨,化在温暖的掌心,感受着丝丝的清凉。冬雨,润泽了我一整个冷冷的冬天。

  有一首老歌还在轻轻地唱,那首当年被齐秦深情演绎,歌尽伤感的《冬雨》,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随着这季的冬雨轻轻地飘洒。

  “为什么大地变得如此苍白?为什么天空变得如此忧郁?难道是冬雨?即将来临?即将来临?”一首齐秦的《冬雨》,随着窗外的雨丝滑落心底。一丝凉意也自心底袭来。冷冷的雨丝飘落窗台,怎么听这首歌,也会有莫名的惆怅?昨日立冬了,时光真的是那么的难留,我的心还醉在昨日的丹枫清霜里,看层林尽染,秋色宜人。而今这场不期而遇的冬雨,摇拽了一地的情愁,怀想那年那月那一场冬雨,心里的念想开始像那雨丝一般缠绕,在心空密密地织就了一张相思的网。窗外的那棵秋树,如同喝了一壶陈年的老酒,醉舞西风,一任相思的风雨,吹落尘埃。昨夜西风雕碧树,不见锦书云中递。更听西窗梧桐雨,离情声声愁慢诉。佳人怅望天涯路,雨满西楼相思浓。

  “为什么你的眼变得如此陌生?为什么你的唇显得如此冷漠?难道是爱情早已不再,早已不再?”还是这首《冬雨》,道尽了爱情的苦,相思的浓。北风潇潇,冬雨袭人来,花落知多少?梦里梦外,红尘漫漫,花香淡淡,都付流水东去也。心不在一起的人,任你如何挽留,也如窗外被风吹雨淋的树叶一样,到了季节,终要离去。曾盼你望你若秋水的眼眸,如今也是像冬雨一样冷冷地敲在心窗上。曾经你的唇,是多么地炽热地说着温暖的话语,像是吐露着芬芳的茉莉花香,飘散在我的每一个日暮清晨,而今夕何夕?伊人芳踪不得见,唯有相思风雨中。

  不要再编织美丽的哀愁,不要再寻找牵强的借口,因为你的眼,喔!因为你的眼,早已说明,早已说明。”牵强的借口,陌生的眼神,冰冷的嘴唇。这一切,早已说明,说明爱情不再!风过无痕,美丽不再。心里面的雨,比外面的冬雨还下得更猛更冷,从此冰封冷冻的心不再为你心痛,不再轻言爱与不爱,不再编织美丽的哀愁。

  曾经以为,那年那月的那一场冬雨,是这个世界最无情的雨,你的离去,我的寂寞。我的离去,谁的寂寞?问风,风无言,问雨,雨下个不停。我的心,从此,被冬雨打湿,摇落一地的相思。情浓情淡情不再,风吹雨打思缈缈。从此往后,一个人,一颗心,一人住。从此,让我学那冬雨,飘飘洒洒,任思绪漫天,虽冷却清,让我飘离,你的世界。让雨水洗刷,那不堪的过往,让我重获新生,如这一场不期而遇的冬雨,飘落的冬语情思。

  走在冬雨里,耳旁也传来了齐秦的另一首《大约在冬季》,这也是一首离别的歌。还记得当年的毕业歌里,你轻轻地唱着:“轻轻地,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拭去,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亲爱的你别为我哭泣……”

  推开记忆的门:有些事,有些人,在远去了的记忆中,有着淡淡清清的忧愁。

  有些事,有些人,在尘封了的往事里,有着甜甜酸酸的味道。

  有些事,有些人,在似水的流年里,看花开花落,云淡风清。

  而如今,那些事,那些人,在不经意间,已成为永远的风景。

  在你的沉默里,我知道了你的爱与愁。

  在你的微笑里,我看见了你的寂与寞。

  再回眸,牵引更长……

  再回眸,思恋更深……

  走在冬雨里,最喜欢听的,还是刀郎的那首《手心里的温柔》,“你在我身边,把我的手牵,牵着我手心里不变的誓言……牵到地老天荒,看手心里的温柔。”走在冬雨里,让我牵你的手,感受那指间的温柔,不再彷徨,不再寂寞。走在冬雨里,让我掬一捧冬雨在温暖的手心,走在冬雨里,让我舞一曲,拽落一地的相思情浓。

  冬雨散文随笔【第二篇:冬雨】

  又下雨了。望着窗外满天飘飞的雨丝,我竟茫然了,不知道这洋洋洒洒的水滴,算是什么。说它是秋雨吧,节气已经到了冬天。说它是冬雨吧,却没有冬雨雨夹雪才有的那种冷森森的霸气。倒是善解心意 的北凤窥透了冬雨暖暖的心思,直接把在田野里劳作的人们吹回了家里。于是,无垠的旷野里,只剩下了如纱的雨一层一层的铺向大地莎莎的声音。

  不会有人否认细雨与花伞是绝佳的搭配。倘是一袭纸伞遮护了飘动的翠衫,无论是在江南市镇的石板路或是北国暖春的小径田边,在那春情涌动的眸子里,荡漾着少男少女甜蜜的憧憬。把眼睛闭上,就是一个梦。把眼睛睁开,就是一幅画。或许就是这年年都有的细雨,滋润了多少美丽的情愫;浇灌了从古到今多少文人雅士喷薄的才情。

  有时,会莫名的希望下雨,想想也无非是借雨天寻一丝清闲。等雨真的下了,却又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些什么。

  看惯了梧桐滴雨的从容不迫,终究也没学会梧桐叶顽强的定力。倒是时常想起‘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的渔夫,或许,那就是他雨天幸福的悠闲。看惯了雨洗修竹 的清丽,终究也学不会雅致 的清高,每每想起“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再看看案头那杯散发着妻手香的热茶,也只有拿无病呻什么吟来自嘲了。

  欲寻好友瞎聊,却又大都忙得很,孩子,车子,房子。公司,美容,酒店连轴转。素酒淡茶篱菊黄的悠闲也就永远属于先人们了。倘有同性网友聊得来,当属人生之大幸,当尊之。若有异性网友聊得来,当以兄弟姐妹敬之,如是,平凡的生活,便添了很多的乐趣。

  雨天,敲几个文字,就当是雨天的悠闲吧。

  冬雨散文随笔【第三篇:冬雨】

  今年的冬天特别怪,雨真多,好像是春天一样。俗语说:春雨缠绵,然煽情,如此醉。然而,今年的冬天使人动心,雨好像一曲弦音柔绵,离不开那翠翠的山林,肥了青田野径。不远处传来悦耳的声音,哦,原来是一群白鹭在河边飞来飞去。

  野外飘着冬雨,雨的温度显得冰冷,带着若有所失的惆怅,把一个个路口甩在身后。此时的你似乎明白,青春年华的旅程还会有终点,让你有一份期盼在某个地方深情。或许在灯火阑珊处,或许在蓦然回首中安然地等你。也许还会轻柔地对你说:哦,你回来了,我一直在等你!即便有被冬雨打湿的秘境,一双温柔的眼眸,也会温暖你多年漂泊的身体,就像今年的冬雨。

  走出那一段黯然的时光,才明白冬雨是那么的平实真切,不需要浪漫,只要跟山林在一起。是啊!冬雨爱到沉静,在细碎的光阴里,拼凑最初的感情;这种感情的沉淀,爱得越来越清晰。也许你曾经轰轰烈烈地爱过,也撕心裂肺地痛过,无所谓,觉得苦难只是路过;然而这冬雨不一样,它却深深地扎在山林里。曾经的迷茫,终究尘埃落定。一滴冬雨碎落,溅出斑斓的水花,让记忆散碎,欢喜闪着晶亮的光芒,潜臧在清澈的眼底。

  有人说,你是清凉月色下的一朵幽莲,静默绽放,独自嫣然。而我说,你是我心中最清灵的一滴冬雨,不染一粒纤尘。任世间喧嚣百态,独守心韵。岁月悠悠,冬去了春又来,这清润的冬雨滋养出清荷般素净的女子。冬雨沐浴着的诗情,轻捻一朵朵心韵,幽幽绽放在笔端,依着洁白的信纸,静静地用素笔轻描思情。

  你曾经说过:喜欢一个人听潇潇的雨,雨是有诗意的。我想那时的你,应该有一份心境,才能听出你对雨的感情。而当下的冬雨,牵一缕温柔盈宛,轻挽着美好的情绪。在冬雨中,感受这世间浪漫的感情,任凭冬雨缠绵,湿了心情。

  时光在清浅的流失,冬雨的彼岸似乎是晴朗的春天,诗情画意的冬景里,心花怒放,盈香寄语。而轻轻叩响的满是斑驳的轩窗,是冬雨此时的心情。回头望去,那苍凉的静默,缺了一道弯沉的月影,何时才能消融那满地清辉的幽情?

  难堪冬雨,不耐风揉。有冬雨的路口,就有孤单的身影,看不清旧日的容颜,那些风中的承诺,早已离开流年变成灰尽。唯有前世的盟约成千结,搁浅在冬雨离去的阡陌。

  今年的冬雨,好像一首新歌,每个人的心中都想把它记住。心的深处,都裹着一个不可触碰的梦,哪怕人事早已全非。在这个熙熙攘攘的红尘里,有太多的诱惑,分不清哪种颜色才是生命中坚持的最初,不想去争夺也不想去寻求,只希望在心里能守住一方净土。

  今年的冬雨,虽然没有像人间四月的芬芳。然而在今夜,孤灯挑尽,终难成眠? 想想红尘苦旅,我淡忘的东西实在太多,埋在心底那最初的东西也被忘了。是啊!连最初的都丢了,我能做什么?又做得了什么?什么也不能。现在只剩不堪一击的身躯,从心里到身躯有无数的伤痕,他是这个世上留给我唯一的东西。然而,灵魂早已被丢在冬雨里,心里流血的声音被嚎啕大哭的冬雨掩盖。冬雨啊,希望你下久一些,再久一些,像春天那些暴雨一样,很久很久……

  将我所有的伤痕通通带走。 只有这样,才能求得心灵的安宁。

  冬雨的散文随笔【第四篇:冬雨】

  岁月悠悠,不知不觉又到了一年中最深远的时候,秋天残留的温暖似乎还在周遭弥漫,一阵冷风吹过,空巷的长街,雨无声的飘洒,街灯疏影迷离,心却愈发寂寞。

  细细想来,你我已走过一春一夏一秋,堆积起来的林林总总每天都在脑子里幕幕闪现,夜霜之下,这些过往在回忆中慢慢发芽。

  春去夏走秋逝,所有的艳丽与繁华,所有的缠绵与温存都已渐行渐远了,只剩下这场冬雨在凄凉的夜风中独自悲戚。脸上有晶莹的水珠在悄然滑落,不知是冬雨抑或是我思念的泪水。奈何你我之间遥遥相隔,想要再见一面,已成了此刻无限期盼的奢望,而我们的在这聚少离多的日子里该走向何处?

  我们无数次曾在满屋散放出金黄色诺言的桔灯下,说好了不分手,说好了要牵着彼此的手,不管遇到怎样的艰难也永远不轻易松开。我们也一起憧憬着那似曾很近却又如此遥远的婚姻生活,构画出美好的未来蓝图。这一切每当静下来细想,才发觉也许只是好梦一场。你我就像两个输红了眼的赌徒,在这场爱情的赌桌上,你拿你艳丽的青春陪着我这不惑之年的演绎一场风花雪月的情事,我拿我仅存的一点可以向爱情乞求的时间与你去等待那个可能成空的结局。谁胜?谁负?只怕没有你我如愿的结果反而会因此两败俱伤,那将如何是好?那将如何去收拾残局,如何去面对各自转身离去,缝补那一个个滴血的伤口?

  也许你我就是两只扑火的蛾子,已知会因此自焚,却还要奋不顾身。

  天各一方的你我,恰是两座遥遥相望的山,既已是固定的位置,我们是不是只能接受这样的现实。清晨,你用灿烂的朝霞深情的抹红我的希望;傍晚,我用凄美的落日守候你的归期。斜阳的影子日复一日丈量着你我永远无法缩短的距离,我清楚的知道,你我之间的峡谷是如此的深不可测。当聚首的希望渐渐老去,我曾期待着我们再也经不起岁月的风化,两座山峰轰然一声倒塌而溶为一体的愿望已不可能会实现,最后只能空怀一腔惆怅,背负一生的伤痛。

  心乱如麻随着冬雨在风中飘飘摇摇,多少的心碎,多少的无奈,一切的一切都抵不过一个字,那就是“爱”。偶得重逢时,不管有多少怨恨与委屈,一瞬间统统都化为乌有,只剩下缠绵的情爱和不尽的相思。

  如此循环,如此周而复始,在这爱恨交织的情路上你我如履薄冰,这一径轻寒的冬雨是在怜悯我们,还是在为我们最终的结局而哭泣?痴的无可奈何,蠢的不可思议。当凋谢的已是渐渐枯萎,只怕洒下再多的甘露也是枉然,逝去的时光和其中曾经有过的爱恋只是一张单程票,永远不再回头,终将随风飘散,而轮回只是一个虚幻的梦境罢了。

  冬雨不解人事,只将寒意扑灭一颗热腾腾的心,冷的让人窒息,冻结了我全身所有遥遥期待的细胞。我只能在那午夜悠游的乐曲中独自悲泣,感叹世事无常,感怀有情人为何难成眷属。泪眼婆娑中,我看见自己的清愁在为你肆意漫延,“既相逢,缘何又匆匆,蝶儿翩翩分飞燕,梦里依依醒无踪,西楼独倚叹寒宫,残月孤泪与君同!”

  万般愁绪无处可去,且寄予冬雨呜咽,红尘深处,泣我为情痴狂。

  冬雨散文随笔【第五篇:潇潇冬雨迷朦中】

  曾经在北京过冬,北国之冬,漫天大雪,白茫茫一片,真干净。冷得阳刚,冷得阳光。温度很低,但亮度很高,大地似乎有一股热气在冲破寒流,往上升腾。人的心是不会冷到那里去的。

  小孩子在冻土上面奔跑,美女们红喷喷的脸蛋前面随时都吹出一团薄雾,很好看的。男人们由于穿得厚实,加上北方人的个子大,个个都显得壮实威猛。北方的冬天不会萧索,不会萎靡,人也自然显得精神,天人合一。

  南国之冬,潇潇冬雨迷朦中,人也好似置身在迷梦中。在四川盆地就更是如此。冬天里,不时有冬雨细细地下,好似上帝派来天使,黏糊着每一个人的脸蛋,轻柔,轻揉,愈发细蜜,直至透进你的心底,贯穿,渗透,流淌,直到你的脚板心,使人感到不寒而栗。于是男人的个子就自然的委琐了一节,行为也会缺少了一些阳刚之气。

  心理不坚定的,志气都要短去。为什么历朝历代的四川盆地歌舞升平之地,温柔富贵之乡,到头来都被北方大汉占了去。考证起来,这潇潇冬雨的迷朦,是难辞其责的。

  四川的冬天对于四川的男人不公平。因为男人的身体结构决定了在冬天应该多晒太阳,有利于健康。男人健康了,自然就能养家糊口了,自然也就有些创造能力了,家庭可以多一份合美,社会可以多一份和谐。

  阴冷的冬天,对女人很好,曹雪芹说女人是水,其实他懂得阴阳五行。天地日月男女,世间万事万物,分为阴阳。天属阳,地属阴;日属阳,月属阴;男属阳,女属阴;夏天属阳,冬天属阴。以此类推,可以知道冬天和阴雨对女人有好处,同属于阴,如鱼得水。

  四川的冬雨经历多了,虽然不喜欢,但也只有入乡随俗。虽然有北方血统,但按现在的规矩,籍贯是出生地,所以也就只有填上四川两字。不过似乎总是有些不甘心,想看看外地的冬天是不是更精彩。

  “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自从听了孟庭苇的歌,就想着去看看台北的冬 雨。那一年终于去看了,而且恰好就在冬季。人生难得如愿,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愿,如愿还得靠缘。佛家的缘,其实就是西人说的机遇。不论何因,反正是去台北看了一场冬雨。当时的感受是,如果冬雨都是象台北的那样,的确值得一看,值得一品。台北的冬雨,和四川的不同,和北方的大雪更是不同,虽然都是水做的,就象人与人的差距。

  台北的雨,准确的说,不是冬雨,是秋雨。一说秋雨,人们马上就会想到钢琴、想到文学、想到咖啡。由于台北的气温较高,其实冬天的雨下着也不冷,只是有点凉。对于心底潮热,气质浮躁的人,刚好是温柔的心理按摩。你不用去担心那种寒彻骨髓的冷气贯通你的脚板心。在那种雨中,人不会委琐,心不会畏缩,比较坦荡,比较潇洒,甚至会有一种想跳起来,想跑起来,想飘起来的感觉。最合适恋人们自由的行走,心灵的交往,情感的缠绕。

  潇潇冬雨迷朦中,同样是迷朦,但与西南四川的冬雨迷朦大有不同。台北的冬雨,更多的是迷朦中混杂的迷梦。难怪歌手要去唱那潇潇冬雨。其实,孟庭苇唱的不是雨,她唱的是情,她唱的是情人的温柔的感受,就象另一首歌中唱的一样:“在雨中……”

  潇潇冬雨迷朦中。

本文来源:https://www.hyheiban.com/riji/656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