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yheiban.com--现代诗歌】

崔致远,字孤云,号海云,谥号文昌,朝鲜半岛新罗王京人,诗人。本站今天为大家精心准备了,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崔致远最有名的两首诗

  秋夜雨中

  秋风唯苦吟,举世少知音。窗前三更雨,灯前万里心。

  梦 中 作

  粪墻师有诫,经笥我无?。乱世成何事,唯添七不堪。

  智异山花开洞

  东国花开洞,壶中别有天。仙人推玉枕,身世倏千年。

  古  意

  狐能化美女,狸亦作书生。谁知异物类,幻惑同人形。

  变化尚非艰,操心良独难。欲辨真与偽,愿磨心镜看。

  寓  兴

  愿言扃利门,不使损遗体。争奈探珠者,轻生入海底。

  心荣尘易染,心垢正难洗。澹泊与谁论,世路嗜甘醴。

  蜀 葵 花

  寂寞荒田侧,繁花压柔枝。香轻梅雨歇,影带麦风欹。

  车马谁见赏,蜂蝶徒相窥。自惭生地贱,堪恨人弃遗。

  江 南 女

  江南荡风俗,养女娇且怜。性冶耻针线,妆成调管弦。

  所学非雅音,多被春心牵。自谓芳华色,长占艷阳年。

  却笑邻家女,终朝弄机杼。机杼纵劳身,罗衣不到汝。

  题伽倻山读书堂瀑布

  狂喷垒石吼重峦,人语难分咫尺间。常恐是非声到耳,故教流水尽笼山。

  山阳与乡友话别

  相逢暂乐楚山春,又欲分离泪满巾。莫怪临风偏悵望,异乡难遇故乡人。

  赠金川寺主

  白云溪畔创仁寺,三十年来此住持。笑指门前一条路,纔离山下有千歧。

  入 山 诗

  僧乎莫道青山好,山好何事更出山。试看他日吾踪跡,一入青山更不还。

  临 镜 台

  烟峦簇簇水溶溶,镜里人家对碧峰。何处孤帆饱风去,瞥然飞鸟杳无跡。

  留别女道士

  每恨尘中厄宦涂,数年深喜识麻姑。临行与为真心说,海水何时得尽枯?

  酬进士杨赡送别

  海山遥望晓烟浓,百幅帆张万里风。悲莫悲兮儿女事,不须怊悵别离中。

  楚州张尚书水郭相迎因以诗谢

  楚天萧瑟碧云秋,旟隼高飞访叶舟。万里乘槎从此去,预愁魂断谢公楼。

  和友人除夜见寄

  与君相见且歌吟,莫恨流年挫壮心。幸得东风已迎路,好花时节到鸡林。

  东  风

  知尔新从海外来,晓窗吟坐思难裁。堪怜时復撼书幌,似报故园花欲开。

  海边春望

  鸥鷺分飞高復低,远汀幽草欲萋萋。此时千里万里意,目极暮云翻自迷。

  春晓闲望

  山面嬾云风恼散,岸头顽雪日欺销。独吟光景情何限,犹赖沙鸥伴寂寥。

  海边闲步

  潮波静退步登沙,落日山头簇暮霞。春色不应长恼我,看看即醉故园花。

  和金员外赠巉山清上人

  海畔云菴倚碧螺,远离尘土称僧家。劝君休问芭蕉喻,看取春风撼浪花。

  题海门兰若柳

  广陵城畔别蛾眉,岂料相逢在海涯。只恐观音菩萨惜,临行不敢折纤枝。

  兖州留献李员外

  芙蓉零落秋池雨,杨柳萧疏晓岸风。神思只劳书卷上,年光任过酒杯中。

  酬吴峦秀才惜别二绝句

  荣禄危时未及亲,莫嗟歧路蹔劳身。今朝远别无他语,一片心须不愧人。

  残日塞鸿高的.的,暮烟汀树远依依。此时回首情何限,天际孤帆窣浪飞。

  奉和座主尚书避难过维阳宠示绝句三首

  年年荆棘侵儒苑,处处烟尘满战场。岂料今朝覲宣父,豁开凡眼睹文章。

  乱时无事不悲伤,鸞凤惊飞出帝乡。应念浴沂诸弟子,每逢春色耿离肠。

  济川终望拯湮沉,喜捧清词浣俗襟。唯恨吟归沧海去,泣珠何计报恩深。

  乡乐杂咏五首

  金丸

  迴身掉臂弄金丸,月转星浮满眼看。纵有宜僚那胜此,定知鲸海息波澜。

  月颠

  肩高项缩髮崔嵬,攘臂群儒?酒盃。听得歌声人尽笑,夜头旗帜晓头催。

  大面

  黄金面色是其人,手抱珠鞭役鬼神。疾步徐趍呈雅舞,宛如丹凤舞尧春。

  束毒

  蓬头蓝面异人间,押队来庭学舞鸞。打鼓冬冬风瑟瑟,南奔北跃也无端。

  狻猊

  远涉流沙万里来,毛衣破尽著尘埃。摇头摆尾驯仁德,雄气寧同百兽才。

  七言记德诗三十首谨献司徒相公

  兵机

  惟将志业练《春秋》,早蓄雄心刬国讎。二十年来天下事,汉皇高枕倚留侯。

  笔法

  见说书窗暂卧龙,神传妙诀助奇锋。也知外国人争学,惟恨无因乞手踪。

  性箴

  波澄性海见深源,理究希夷闢道门。词翰好传双美跡,何须更写五千言。

  雪咏

  五色毫编六出花,三冬吟彻四方夸。始知绝句胜联句,从此芳名掩谢家。

  射鵰

  能将一箭落双鵰,万里胡尘当日销。永使威名振沙漠,犬戎无復吠唐尧。

  安化

  班笔由来不暗投,旋驱熊隼待封侯。郡名安化能宣化,更指河湟地欲收。

  练兵

  陇水声秋塞草闲,霍将军暂入长安。太平天子怜才略,曾请陈兵尽日看。

  磻溪

  刻石书踪妙入神,一迴窥览一迴新。况能早遂王师业,桃李终成万代春。

  射虎

  鉅牙鉤爪碍王程,一箭摧班四海惊。白额前驱姜胆碎,方知破石是虚声。

  秦城

  远提龙剑镇龙庭,外户从兹永罢扃。扫尽边尘更无事,暮天寒角醉吟听。

  生祠

  古来难化是蛮夷,交趾何人得去思。万代圣朝青史上,独传溪洞立生祠。

  射鞭

  休说戟枝非易中,莫言杨叶是难穿。须看立节沙场上,永得安边為射鞭。

  安南

  西戎始定南蛮起,都护能摧驃信威。万里封疆万户口,一麾风雨尽收归。

  天 威 径

  凿断龙门犹劳身,擘分华岳徒称神。如何劈开海山道,坐令八国争来宾。

  岝 口 径

  济物能迴造化心,驱山偃海立功深。安南真得安南界,从此蛮兵不敢侵。

  收 城 碑

  功业已标征北赋,威名初建镇南碑。终知不朽齐铜柱,况是儒宗缀色丝。

  执 金 吾

  一阵风雷定八蛮,来趋云陛悦天顏。王孙仕宦多荣贵,心為匡君不蹔闲。

  天平

  海岱烟尘匝鄆城,遥挥一剑落搀抢。征旗不动降旗尽,永使天平地亦平。

  钓 鱼 亭

  锦筵花下飞鸚鵡,罗袖风前唱《鷓鴣》。占得仙家诗酒兴,闲吟烟月忆蓬壶。

  相印

  早说休徵应佩刀,台星光接将星高。欲迎霖雨归龙闕,看灭妖氛展豹韜。

  西川

  远持龙旆活龟城,威慑蒙王永罢兵。应笑欒巴噀盃酒,雨师风伯自归行。

  平蛮

  邛峡关东蛮尘绝,平夷镇扼蛮地裂。又筑罗城变锦城,蛮兵永灭功不灭。

  筑城

  一心能感眾心齐,铁瓮高吞剑阁低。多上散花楼上望,江山供尽好诗题。

  荆南

  虎吼龙驤出峡来,福星才照阵云开。遥思屈宋忠魂在,应向风前奠一杯。

  漕运

  济川已展為舟业,煮海终成富国功。能与吾君缓宵旰,為资心计四方通。

  浙西

  九江贼胆望风摧,万户愁眉向日开。楚舞吴歌一何乐,相逢相贺相公来。

  降寇

  唯将德化欲销兵,长笑长平恣意坑。更想太丘行小惠,何如言下济群生。

  淮南

  八郡荣超陶太尉,三边静掩霍嫖姚。玉皇终日留金鼎,应待淮王手自调。

  朝 上 清

  齐心不倦自朝真,岂為修仙欲济人。天上香风吹楚泽,江南江北镇成春。

  陈情

  俗眼难窥冰雪姿,终朝共咏小山词。此身依托同鸡犬,他日昇天莫弃遗。

  登润州慈和寺上房

  登临蹔隔路歧尘,吟想兴亡恨益新。画角声中朝暮浪,青山影里古今人。

  霜摧玉树花无主,风暖金陵草自春。赖有谢家餘景在,常叫词客爽精神。

  送吴进士峦归江南

  自识君来几度别,此回相别恨重重。干戈到处方多事,诗酒何时得再逢。

  远树参差江畔路,寒云零落马前峰。行行遇景传新作,莫学嵇康尽放慵。

  秋日再经盱眙县寄李长官

  孤蓬再此接恩辉,吟对秋风悵有违。门柳已凋新岁叶,旅人犹著去年衣。

  路迷霄汉愁中老,家隔烟波梦里归。自叹身如春社燕,画樑高处又来飞。

  暮春即事和顾云友使

  东风遍阅百般香,意绪偏饶柳带长。苏武书回深塞尽,庄周梦逐落花忙。

  好凭残景朝朝醉,难把离心寸寸量。正是浴沂时节日,旧游魂断白云乡。

  寄顥源上人

  终日低头弄笔端,从人杜口话心难。远离尘世虽堪喜,争奈风情未肯阑。

  影?晴霞红叶径,声连夜雨白云湍。吟魂对景无羇绊,四海深机忆道安。

  陈情上太尉

  海内谁怜海外人,问津何处是通津。本求食禄非求利,只為荣亲不為身。

  客路离愁江上雨,故园归梦日边春。济川幸遇恩波广,愿濯凡缨十载尘。

  归燕吟献太尉

  秋去春来能守信,暖风凉雨饱相諳。再依大厦虽知许,久污雕梁却自惭。

  深避鹰鸇投海岛,羡他鸳鷺戏江潭。只将名品齐黄雀,独让衔环意未甘。

  酬杨赡秀才送别

  海槎虽定隔年迴,衣锦还乡愧不才。暂别芜城当叶落,远寻蓬岛趂花开。

  谷莺遥想高飞去,辽豕宁惭再献来。好把壮心谋后会,广陵风月待衔杯。

  行次山阳续家太尉寄赐衣段令充归覲续寿信物谨以诗谢

  自古虽夸昼锦行,长卿翁子占虚名。既传国信兼家信,不独家荣国亦荣。

  万里始成归去计,一心先算却来程。望中遥想深恩处,三朵仙山目畔横。

  石  峰

  巉嵒绝顶欲摩天,海日初开一朵莲。势削不容凡树木,格高唯惹好云烟。

  点苏寒影粧新雪,戛玉清音喷细泉。静想蓬莱只如此,应当月夜会群仙。

  潮  浪

  骤雪翻霜千万重,往来弦望躡前踪。见君终日能怀信,惭我趋时尽放慵。

  石壁战声飞霹靂,云峰倒影撼芙蓉。因思宗愨长风语,壮气横生忆卧龙。

  沙  汀

  远看还似雪花飞,弱质由来不自持。聚散只凭潮浪簸,高低况被海风吹。

  烟笼静练人行绝,日射凝霜鹤步迟。别恨满怀吟到夜,那堪又值月圆时。

  野  烧

  望中旌旆忽繽纷,疑是横行出塞军。猛焰燎空欺落日,狂烟遮野截归云。

  莫嫌牛马皆妨牧,须喜狐狸尽丧群。只恐风驱上山去,虚教玉石一时焚。

  杜  鹃

  石罅根危叶易乾,风霜偏觉见摧残。已饶野菊夸秋艷,应羡巖松保岁寒。

  可惜含芳临碧海,谁能移植到朱栏。与凡草木还殊品,只恐樵夫一例看。

  海  鸥

  慢随花浪飘飘然,轻摆毛衣真水仙。出没自由尘外境,往来□□洞中天。

  稻粱滋味好不识,风月性灵深可怜。想得漆园蝴蝶梦,只应如我对君眠。

  山顶危石

  万古天成胜琢磨,高高顶上立青螺。永无飞溜侵凌得,唯有闲云拨触多。

  峻影每先迎海日,危形长恐坠潮波。纵饶蕴玉谁回顾,举世谋身笑卞和。

  石上矮松

  不材终得老烟霞,涧底何如在海涯。日引暮阴齐岛树,风敲夜子落潮沙。

  自能盘石根长固,岂恨凌云路尚赊。莫讶低顏无所愧,栋樑堪入晏婴家。

  红 叶 树

  白云巖畔立仙姝,一簇烟萝倚画图。丽色也知於世有,闲情长得似君无。

  宿粧含露疑垂泣,醉态迎风欲待扶。吟对寒林却惆悵,山中犹自辨荣枯。

  石上流泉

  琴曲虽夸妙手弹,远输云底响珊珊。静无纤垢侵金镜,时有轻颸触玉盘。

  呜咽张良言未用,潺湲孙楚枕应寒。寻思堪惜清泠色,流入沧溟便一般。

  将归海东巉山春望

  目极烟波浩渺间,晓乌飞处认乡关。旅愁从此休凋鬢,行色偏能助破顏。

  浪蹙沙头花扑岸,云粧石顶叶笼山。寄言来往鴟夷子,谁把千金解买闲。

  崔致远(857——?),字孤云,新罗宪安王元年(857年)生于庆州沙梁部。新罗末期人,是朝鲜大学者、诗人,一向被朝鲜和韩国学术界尊奉为朝鲜汉文学的开山鼻祖,有“东国儒宗”、“东国文学之祖”的美誉。在唐朝求学为官的“东国儒宗”崔致远[1] ,晚年归隐,不知所终。

  1人物生平

  介绍

  崔致远,字孤云,新罗末期人,是朝鲜国历史上第一位留下了个人文集的大学者、诗人,一向被朝鲜和韩国学术界尊奉为韩国汉文学的开山鼻祖,有“东国儒宗”、“东国文学之祖”的称誉。他12岁时离家来到长安求学,在中国一共呆了16年时间,前面的七、八年是在长安、洛阳求学,后半期则先后在溧水(今南京市溧水区)、淮南为官,约8年多时间,曾参与讨伐黄巢,881年任淮南节度使(驻扬州)的从事,崔致远28岁回新罗,在新罗王朝继续担任要职。

  崔致远一生文学创作不断,曾经将自己的佳作汇编入《桂苑笔耕集》20卷行世。范文澜先生对于《桂苑笔耕集》曾给予很高评价,说它是“一部优秀的文集,并且保存了大量史事”。由于在文学上的极高成就,崔致远得到了朝鲜和韩国后世的众口同赞,死后被追谥文昌侯,入祀先圣庙庭,尊为“百世之师”。

  入唐

  崔致远公元868年,12岁的崔致远辞别亲人,只身西渡,随商船入唐,临行,其父谆谆重托,严苛诫告:“十年不第进士,则勿谓吾儿,吾不谓有儿,往矣勤哉,无惰乃力。”崔家在当时并非显贵,只是一般贵族,要想振兴家族,光耀门楣,及第进仕是一个捷径。

  12岁的崔致远由此承担了光大整个家族的重大使命。 烟波浩淼,沧海澹澹。凭栏远眺的新罗少年,内心有着怎样的忐忑、憧憬、孤独、壮志凌云,甚至对陌生前景的恐惧不安,如此各色的矛盾纠结,后人已无只言可作佐证,无片语以供揣想。想必,唯有亘古奔流不息的大海,知道这位少年与其年龄极不相称的繁复心思吧。

  求学

  大唐时期

  大唐是当时世界上最为强盛的国家。疆域广阔,物质丰饶,文化发达,其开放与包容,泽被四海,广纳百川。贞观元年,大唐即已对外国学生开放科举考试,外国留学生亦可考取功名,登科及第,称作“宾贡进士”。这一开明政策引得四方异域学子纷至沓来,入唐留学蔚为一时风气。留学生们都在一所叫做“国子监”的大学里学习,这也是当时颇负盛名的国际性大学。据史料记载,国子监可容纳3000多学生,留学生人数众多,尤以新罗、日本留学生居多。留学生的经费,主要由大唐出资,即便是自费前来的学子,亦可获得资助。

  进入国子监学习

  孤云影帧(1884年)崔致远来唐的年代,已是晚唐,虽无盛唐的气宇恢宏,然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盛世的余荫犹在。少年崔致远进入国子监学习,虽有数百名来自同一国度的同学一起学习,可排遣思乡之苦,但激烈的竞争局面,却难遣灵魂深处的孤独之感。公元874年,崔致远参加科举考试,一举及第。金榜题名的崔致远终于学有所成,可以稍稍卸下多年的重负,回报故国父老的殷殷厚望。佳讯传至新罗庆州,崔氏家族举族同庆。

  留在大唐

  崔致远画像(20世纪)登科进第的崔致远,没有就此衣锦还乡,荣归故里,而是选择了继续留在大唐发展。他的心中有着更为宏远的人生愿景和生命抱负。按大唐律法,及第两年后通过吏部的遴选,方能获得进仕资格。在及第与进仕之间凭空闲置出的两年间隙,崔致远因留学身份的结束而失去政府的资助,由此丧失了原本就微薄的经济来源。他开始走上文学创作道路,自谋生路,“浪迹东都,笔作饭囊”。东都即洛阳,崔致远在那里度过了两年四处游历,飘荡无着的生涯。尚未在登第的峰顶留连多久,便已被生活的真实残酷重重摔下。进也进不得,“东飘西转路歧尘,独策嬴骖几苦辛”;退亦退不得,“不是不知归去好,只缘归去又家贫”。进退两难间,崔致远选择了蛰伏与等待,等待大任降临兼济天下,等待施展抱负报效家国。等待期间,崔致远广交文友,结识了一批有识之士。彼此间唱和酬答,诗文互进。

  入仕

  任官

  崔致远纪念馆公元876年冬,弱冠之年的崔致远,终被朝廷任命为溧水县尉。任县尉三年间,崔致远官闲禄厚,以文会友。他秉承孔子“譬如平地,虽覆一篑,进,吾往也”的求知精神,积跬步而成千里,积小流而成江海,崔致远后来把在溧水的诗作结集为《中山覆篑集》,可惜后来散佚失传,是为憾事。

  思乡

  溧水地处僻静,与繁华热闹的长安、洛阳判然有别,作为异邦人士的崔致远自然心生失落,倍感孤独,思乡之情油然而至。“秋风惟苦吟,世路少知音。窗外三更雨,灯前万里心”。故国之情,深沉慷慨,绵远长流。 南京郊县高淳固城湖畔的花山,因盛产牡丹花而得名。山西麓有座古墓,长眠着唐代两位才貌双全的少女,人称“双女坟”。双女坟主人出身富门,自小躬亲笔砚,长大负有才情,因不满父母之命,嫁与显赫盐商,终愤恚而死。就任溧水县尉的崔致远巡察花山,下榻在招贤驿,闻得双女故事,凭吊孤坟,感佩与相惜之情,油然而生,留下七律一首,以示哀悼。当晚在驿馆,忽见有使女飘然而至,送来红袋两只,内装和诗二首,诗中悲切凄楚,诉说命运不公。崔致远唏嘘不已,旋即回诗一首托使女带至。及夜,梦见两“仙女”驾临,紫裙自报家门,红袖诉说不幸。三人秉烛夜谈,吟诗唱和。不觉鸡鸣,姐妹俩急急辞别。崔致远一觉醒来,十分惊异,便作碑文《双女坟记》103字和七言古风《双女坟》431字,又写下《仙女红袋》一文,详述招贤驿梦遇仙女、人鬼相恋的故事,情节曲折离奇、文笔优美生动。此文后被收在韩国古典名著《新罗殊异记》,该书被视为“聊斋先河”,广为流传。

  崔致远的《仙女红袋》,深受唐人传奇的影响,色彩绚丽,情节奇幻,以神秘梦境作引,述说心中之想望。身处异域的崔致远,比之大唐文人,更需要一份心灵的知遇与相契,为异乡的清冷罩上理想的光芒。而两女婚事遇挫而亡,与崔致远仕途不济有惺惺相惜之通。于是乎,梦中的红袖添香,便成为人生理想较为完美的释解。

  回长安

  公元880年,崔致远任职期满,欲西回长安。恰遇黄巢起义,起义军采石渡江,一路势如破竹,攻破潼关天险,长安沦陷。崔致远西行无望,只好另觅良机。经友人顾芸推荐和书信自荐,崔致远入幕扬州高骈门下。大唐虽已风雨飘摇,扬州却繁盛依旧。商贸活跃,生活富足,丝竹悦耳,才士云集。崔致远由此展开了一段人生最为辉煌的时期。

  高骈文才甚高,喜与文人交游,幕下才士云集。崔致远的出众才华,深得高骈赏识。在高骈幕下这段时间,崔致远实质上充当着贴身秘书、高级参谋的角色,为高骈拟了大量诏、启、状之类的公文。虽然离他独当一面、做番事业的仕途理想尚远,但已是莫大的机遇了。

  晚唐士大夫进入藩镇幕府,充当文职僚佐,进而曲线进仕,这是文人求取仕途的独辟蹊径。崔致远算是在这条蹊径上走的坦荡的一位。凭藉高骈的致力举荐,崔致远先后担任侍御府内奉、都统巡官、承务郎、馆驿巡官等重要职位。这些都是文职,崔致远的文学才华于此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示。公元881年5月,高骈起兵讨伐黄巢,崔志远拟就的《檄黄巢书》,天下传诵,并凭此获“赐绯鱼袋”勋位。檄书中一句“不惟天下之人皆思显戮,抑亦地中之鬼已议阴诛”,言辞之峻切凌厉,令一代豪雄黄巢都心生怯意。

  文学创作顶峰

  扬州五年宦游淮南幕府时期,是崔致远文学创作最为频繁而质量臻于顶峰的阶段。《桂苑笔耕集》便是完成于这一时期的不朽之作,也是崔致远流传后世的著作。这是一部由崔致远自编的诗文集,收录了他宦游幕府时为淮南节度使高骈代撰的各种表状书启及自作诗文,该书文风博雅繁丽,具有丰富而珍贵的文献价值,对于我们研究晚唐政治、军事、外交,特别是黄巢起义时期的乱世之治,有着重要的史料价值。以当时人述当时事,《桂苑笔耕集》比《唐书》、《资治通鉴》等后世史书,呈现出更为真实、翔实的历史原生态情状。章表书檄等,本不足以成就大手笔、大文章,但因《桂苑笔耕集》成于乱世,风云波荡、政局变幻、历史诡橘,皆蕴其间,故而流播广泛。《桂苑笔耕集》中的诗作,主要为近体诗,记述了崔致远与裴瓒、顾云、罗隐、张乔等众多友人交游之谊,幕主高骈的知遇之恩以及思念故国的衷肠等等,表情状物,精妙传神,造诣极高,多为上乘之作。

  晚唐政治进一步腐化,黄巢之乱加剧着大唐的分崩离析。崔致远内心也陷入多种矛盾之中,与幕主高骈的关系是主要问题。一方面,他感激高骈的知遇之恩,是高骈的器重保荐,让他宦游通畅,名望日隆,他在异域兼济天下的理想,也唯有高骈能助其实现;另一方面,晚年的高骈拥兵自重,割据一方,失败后又迷信方术,崇仙佞道,这必将为深受儒家思想影响、有着正直的从政理想的崔致远,所深为不齿。风雨飘摇之间,崔致远渐萌归意。

  归国

  崔致远

  崔致远公元884年,崔致远之弟崔栖远,由新罗涉海来唐,奉家信迎崔致远回国。少小离乡的崔致远,16年后方返故土,当年的懵懂少年,已是而立之年。对大唐的依恋难舍与对故国的拳拳责任,撕扯着这位游子的心。“万里始成归去计,一心先算却来程”。苍茫大海,从此再也隔不断崔致远对第二故乡的绵绵思念。

  崔致远以显赫官衔与声望,荣归故里,自然风光无限。然而,这风光也许更多的属于崔氏家族,历经人生起落的崔致远或许早已淡然,他思考的更多的是,如何用在唐学到的满腹经纶、治政良策,来报效新罗王朝,振兴自己的民族。

  崔致远以大唐三品官衔荣归,是新罗历届留学生中成就最高的一位,凭此受到了当时君主宪康王的重用,任命为侍读兼翰林学士守兵部侍郎知瑞书监事。然而,新罗王位的频繁更迭,政途瞬息万变,官僚腐化堕落。崔致远的仕途注定一波三折,由于遭人排挤,于公元890年被外放至泰山郡任太守,两年后,继续外放至更远的富城郡,从此,再未回到中央政府。

  仕途的坎坷,并未阻挡崔致远传播汉学的不竭热情。回国伊始,崔致远即将在唐时所著杂诗赋及表奏集二十八卷、《中山覆篑集》一部五卷、《桂苑笔耕集》一部二十卷,呈现给宪康王,欲以汉文化的先进理念济世救国,振兴朝纲,熏化民众。这些文集,很快流传开来,深受民众推崇,也由此奠定了崔致远在韩国文学泰斗的地位。公元893年,崔致远奉真圣女王之命,以贺正使身份再度入唐,致力于两国文化交流,回国后,向女王进时务策十余条。虽未得到最终施行,却凝结了崔致远对国事探索的心血。

  隐逸

  中国文人命运一直逃脱不了一个怪圈:进而仕,退而隐。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学而优则仕的儒家传统,督使许多文人自小立下报效国家的远大抱负,待到皓首穷经,有时机进入到权力阶层,却往往因不善计谋权变,而饱受压抑,遭受排挤,无法适应官场的尔虞我诈,不得不退而求其次,以老庄的无为思想聊以自慰,隐逸山林,寻求精神的释放与心灵的自由。如此命数,周而复始。

  深受汉学熏染的崔致远,宦途屡遭失意后,最终也不得不选择了隐逸。从最初的被动,到最后的主动,崔致远完成了从政治上的积极奋取,到自我人格的沉淀的转变,他终于从烦嚣中解脱,而重归心灵的宁静。

  公元899年,不惑之年的崔致远辞官归隐。从此摆脱政务,尘嚣尽洗。“狂奔叠石吼重峦,人语难分咫尺间。常恐是非声到耳,故教流水尽笼山”。归隐后,崔致远倘佯山水,游历江海,结交高僧,谈佛论道,吟诗作赋,悠哉游哉,不亦乐乎。以伽耶山海印寺为主要修身之地,足迹遍布各郡山川湖海。他精通儒学、道学、佛学,择其所需,三教调和,并以此写了大量著作,阐述生发,对后世影响极大。 《东史篆要》记载崔致远的云游:“平生足迹所及之处,至今樵人牧竖皆指之曰,崔公所游之地,至于闾阎细人,乡曲愚妇,皆知诵公之姓名,慕公之文章。”正所谓,王朝短暂,而文化永恒。

  考证

  《辞海》“外国文学”崔致远条有百余字的简介。据韦旭升、陈后翔先生考证:崔致远,字孤云、海云,自幼聪慧好学,12岁时离家来长安,唐乾符元年(874年)考中进士,转东都洛阳研读汉文,不久补授溧水县尉。公务之余,专心从事文学创作,写诗词文赋5卷,结集成书,名《中山覆篑集》,“中山”是溧水县的别号。该书是朝鲜文学史上第一部个人文集,对后世影响深远。

  2主要作品

  崔致远诗歌中的一些有社会意义的作品,大多是在他回国之后创作的。新罗末季,社会混乱,到处爆发农民起义。他的诗歌虽然没有直接反映这些尖锐的社会问题,但是已经和前期不同,有些作品已能反映出乱世的黑暗和污浊的社会面貌。《寓兴》一诗,写冒险家、名利之徒“轻生入海底”的丑态。五言律诗《古意》,以拟人化的手法,写狐狸变作美女、化为书生以欺骗世人,讽喻某些人的伪善面目。《蜀葵花》对地位卑贱者表示同情,影射新罗严格的等级制度。《江南女》可能创作于在中国生活期间,描写富家女儿娇纵放荡的生活,同情“终日弄机杼”的贫家少女。《三国史记·乐志》载有他的《乡乐杂咏五首》,具体、生动地描写了“金丸”、“月颠”、“大面”、“狻猊”、“束毒”等五技演出的盛况,成为研究朝鲜古代歌舞的珍贵资料。

  崔致远的著作有《私试今体赋》1卷、《五言七言今体诗》1卷、《杂诗赋》1卷、《中山复篑集》5卷(任溧水县尉时作品),都已不存,只有《桂苑笔耕》20卷和收在《东文选》等书中的少量诗歌传世。《桂苑笔耕》是朝鲜三国时期流传下来的一部个人著作集,其中的全部诗文都是他在中国生活时期所作。

  3主要成就

  他在中国10余年写有大量诗文,多数失传。只有诗文集《桂苑笔耕集》(20卷)收在《四库全书》中。汉诗《秋夜雨中》、《江南女》等颇具盛唐、晚唐纯熟诗风。归国后写有反映乱世黑暗、社会恶浊的诗《寓兴》、《古意》、《蜀葵花》等。他被朝鲜历代公认为汉文文学奠基人,为中韩两国的文化交流作出了贡献。

  中国《新唐书·艺文志》有其传,《全唐诗》及中国清末刊行的《唐宋百名家集》和《唐人五十家小集》中都收有他的作品。他是朝鲜汉文学的鼻祖。在中华大地上生活17年的年华中学习和接受了很多中国文学。崔致远在诗句上受到晚唐时期的七言律诗,七言绝句的影响,所创作的大部分诗歌是七言律诗七言绝句。风格上,受到了染有一层饱薄的孤冷、伤感和忧郁的潇洒风流。为丰富朝鲜的文学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崔志远是上世纪的新罗人,后12岁入唐,在唐朝度过将近16年的光阴,直到中年才回到故乡。这个一生游走在两个国度的诗人到底为唐朝和母国带来了什么呢?崔志远与唐朝新罗关系又究竟是如何呢?

  崔志远在唐朝考取了进士,然后被朝廷封了一个小小的官吏。由于平常空闲,所以就有大把的时间用来吟诗作画和结交文人雅士。崔志远喜爱结交朋友,所以在唐朝有许多挚友。崔志远与他们夜夜秉烛夜谈,一方面吸取中国文化,另一方面也向友人传输了新罗文化。所以我们今日所见的崔志远的诗歌才是那么真切,如果不说,你一定以为崔志远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虽说崔志远在唐十几年载,但他依旧不忘自己的身份,所以崔志远与唐朝新罗的关系都是非常和谐的,由于在异国,他还担当起了使国大臣的身份,推动了唐朝与新罗的友好关系,这在历史上是非常难得的,相当于如今的一个外交官身份。

  崔志远归国后,由于对唐朝的认识和见解,他在新罗攥写了许多描写唐朝的史诗,既帮助了唐朝文化的传播,也帮助了新罗人打开眼界。在这一点看,崔志远与唐朝新罗关系是密不可分的,他时时刻刻在传递着两国之间的信息。而他的文字也因此具有代表性,他的诗歌被中国和新罗都广为传颂,而他本人也深受两国人民的爱戴。

  崔致远的诗

  崔致远的诗不难理解,通读一遍之后,你便可以感受到诗歌中所要表达的意思。这并不是说崔致远的诗不好,相反,我觉得这样能让读的人感同身受的诗是最好的。

  崔致远所在的时代是新罗王朝和大唐交往相当密切的一段时间,崔致远家里也是衣食无忧。所以父亲就把12岁的崔致远送来大唐学习,并且让他考取功名。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再大一点就可以老婆孩子热炕头,但是却要背井离乡来读书,所以崔致远的诗里充满了思乡和孤独寂寞的感情。

  且来看看崔致远的《秋夜雨中》,这句“窗外三更雨,灯前万里心”后来也成了千古佳句,简单易懂直抒胸臆。在创作这首诗的时候,崔致远还未考取任何功名,还在彻夜苦读。所以他能看到这三更的雨,再加上秋天这萧瑟悲凉的季节本来就容易激发人的愁绪,所以崔致远就是大写的孤寂啊。最后半句的“万里心”,更是将他的思乡之情表露无遗。

  再者就是著名的崔致远与双女坟的故事,那段不知真假的往事,崔致远做了一首长诗来纪念。而这首《双女坟》的独到之处在于他并不是单纯的书生与女鬼的缠绵悱恻,相反他讽刺的是当时社会对妇女的压迫,即使是在大唐接受了十多年的教育,此人看事儿依然有自己的见解,实属不易。由此看得出来,崔致远的思想还是相当超前的。

  最后他当然是回到了自己的祖国。但是崔致远的诗,即使是在他最得意的时候,表达的也都是思乡念国的情绪。

  崔致远诗歌创作

  崔致远是有名的诗人,他的出生地在朝鲜半岛,后来到中国大唐他的才情才得到欣赏,也正是他的才情得到欣赏他才会有那么多不朽的作品诞生,崔致远诗歌创作的故事都来自于中国传统文化。

  崔致远是一名杰出的文学家,他12岁便来到中国,可以说中国便已经是他的第二故乡了,崔致远酷爱结交好友,他在中国大唐结交了许多跟他有着同样情操的有能之士,他们互相表达对母国的热爱,共同探讨种族多元化,崔致远诗歌创作的故事有多半便是来自大唐好友,崔致远在他们身上感受到了中国人热情好客的品质,也感受到了中国人侃侃而谈的才情,更感受到了中国文化的奥妙,他觉得如果不把这些都记录下来就太可惜了。也正是由于他的这个想法,我们今天才能有幸一睹崔致远的诗歌,也看到了一个朝鲜人眼中的中国。公元884年,崔致远打算上书回朝鲜,他终将告别这片他生活了16年的第二故乡回到他的母国,在回程的路途上,他看着那些迷人的风景忍不住题诗一首,顺便一提,崔致远最擅长的便是风景诗,他一生所写的关于风景的诗歌不下数十首,最后那篇他在归乡的路上所写的诗歌变成了崔致远在中国的最后一首诗。

  崔致远诗歌创作的故事直到离开中国远远没有结束,他只是开启了一段新的诗歌之路,而中国的风景,中国的友人便一直会活在他的记忆深处。

本文来源:https://www.hyheiban.com/shige/764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