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yheiban.com--时事评论】

印尼为什么恨中国人

导语:印尼为什么恨中国人?西方殖民者入侵前的状况,在印尼定居的华人与当地居民和谐相处11月17日最新消息,殖民者一方面要利用华人劳动力开发东南亚,一方面又极力控制华人的力量。他们最害怕的是华人与土著的联合,因此采用分而治之的手段,目的在于疏远两者关系,制造两者矛盾。一、种族隔离,限制华人的居住和通行自由,华人与原住民的交往急剧减少;二、把欧洲人、外来东方人、印尼原住民分为一、二、三等人,但事实上华人并没有比土著更大的权利;三、将原住民限制在农业领域,培养华人经商,还任用华人充当包税人。

img

印尼为什么恨中国人

期初最主要的是因为西方势力(主要荷兰)把外籍人士和土著等级划分,挑拨离间,因此埋下了隐患。再者又被不法分子挑拨离间等因素。主要还是宗教观念不同。再加上印尼历史原因,视印共为乱党,叛国。以及种种原因吧。但是也只是部分极端分子会到恨的程度。而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对中国的态度反而是中性的。在印尼甚至有俗话说"Belajarlah sampai ke Negeri Bambu" 意思是 “到‘竹之国’去学习吧!“(竹之国隐喻中国)可见,其实自古印尼民间对中国还是有好的方面的认识的。

研讨会现场。前排右二是研讨会的组织者阿古斯·维多约约(Agus Widjojo),他的父亲是一名陆军将领,在“九卅事件”中被亲印尼共的政变者杀害

西方殖民统治前,印尼原住民与华人和谐相处

早在两千多年前,中国就与东南亚有贸易往来,下南洋的历史也从那个时候开始。魏晋南北朝时期,去往印度的僧侣们多取道南洋,以法显为代表,他在《佛国记》中提到,当时已经有可载200人的大船定期往返中国与印尼之间。

至少唐朝起,就已经有定居印尼的中国人了,他们成批移居,被当地人称为“唐人”。

自宋元开始,中国与东南亚的贸易往来空前频繁,《宋史》提到中国商人受到原住民的热情款待。明朝郑和下西洋前夕, 爪哇的苏拉巴亚和苏门答腊的旧港,各有数千人聚居的中国移民社区,主要从事贸易活动。

郑和下西洋时期,交流到达一个高潮,郑和所到之处,“天书到处多欢声, 蛮魁酋长争相迎”(马欢《瀛涯胜览》)。这个时期,印尼的华人初具规模,为当地的经济做出很大的贡献。

这是西方殖民者入侵前的状况,在印尼定居的华人与当地居民和谐相处,通过通婚和皈依伊斯兰教等方式融入当地社会。华人有卓越的经商头脑,原住民和他们和谐相处。16世纪,由于华人的贡献巨大,万丹国王甚至聘请华人作为贸易官员。

研讨会会场外的抗议者

荷兰殖民者分而治之,埋下印尼仇华种子

17世纪,荷兰成立东印度公司,印尼逐渐成为了荷兰的一个殖民地。这段时间,葡萄牙、西班牙、英国等国家都先后在东南亚建立了贸易网络,与欧美的国家直接进行贸易,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谋生机会。

这个时候的中国正处于明末清初,社会动荡。广东、福建一带的百姓生计难以维持。为了谋生,躲避战乱,大量民众移居东南亚,形成了第一次大规模的移民东南亚的浪潮,开放海禁、明朝的灭亡等变动也助推了这一浪潮。

为了招徕更多华商,殖民者用各种方式优待华人。西班牙征服马尼拉后, 即释放所扣押的华商,在与土著的战争也避免伤及华人。荷兰发放大量自由证吸引甚至强迫华人移到巴城(即雅加达)。

但是华人的经济力量壮大时,殖民者又开始恐惧。从1603年屠杀2万多华人开始,西班牙殖民者在马尼拉多次屠杀、驱逐华人;在巴城,“荷兰者睹唐人日众,渐有厌薄之意,重加剥削,横征无艺。”(程日炌《噶喇吧纪略》)受压迫的华人于1740年发动起义,但被告密。荷兰殖民者屠城7天,几乎将城内的华人都屠杀殆尽。

殖民者一方面要利用华人劳动力开发东南亚,一方面又极力控制华人的力量。他们最害怕的是华人与土著的联合,因此采用分而治之的手段,目的在于疏远两者关系,制造两者矛盾。一、种族隔离,限制华人的居住和通行自由,华人与原住民的交往急剧减少;二、把欧洲人、外来东方人、印尼原住民分为一、二、三等人,但事实上华人并没有比土著更大的权利;三、将原住民限制在农业领域,培养华人经商,还任用华人充当包税人。

这样,华人的地位高于原住民,比原住民富裕,还充当中介,在经济上管理着原住民。原住民对于荷兰殖民者的仇恨转移到华人身上。某种程度上讲,这是印尼人对华人种族偏见的根源,原住民跟华人社群之间的和谐处在了分崩离析的危险之中。

印尼共主席艾地(左二)在1965年“九三零”大屠杀前夕检阅印尼共女志愿军

华人为保护自己,联合起来成立“共和国”

十八到十九世纪,清政府在南洋各地没有使馆区,当地的警察力量又薄弱,华人移民只好自己组织起来,保护自己。东南亚不少地方都成立了秘密会社,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兰芳共和国”。

兰芳公司成立于1770年的西婆罗洲,1777年改称为兰芳共和国。有学者考证,认为这是天地会在东南亚的扩展,本来是政治秘密结社,但移植到海外后,会员不懂政治,演变为追求财富和权力。

由于对秘密组织不太了解,又大量需要华工,殖民者在19世纪70年代前对会社都采取放任容忍的态度。但是秘密会社的不断壮大,英荷殖民力量也进一步加强,殖民者开始对会社干预和抑制,但是效果不大,于是变成了取缔。1886年,兰芳共和国遭到荷兰殖民者的进攻,全体民众进行了顽强抵抗,最终因武器太差而遭到失败。

兰芳共和国存在一百多年,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共和国,创立时当地还没有资产阶级共和国成立的历史、社会、文化等各方面的条件。不过,组织有完善的机构、仪式、选举制度等,为保护当地华人做出了很大的贡献。19世纪70年代前,几乎所有华人社会发生的事情,劳动就业、生活福利、民事纠纷等等,都由组织本身解决。

1965年10月,印尼共产党青年组织被带至雅加达一所监狱

印尼传统工业被华人控制,本土民族意识兴起

鸦片战争之后,清政府被迫允许西方国家在东南沿海招募华工,时人称为“契约华工”,又叫“卖猪仔”。到20世纪前期,先后约500万华工被贩运出国。其中,约有200 万华工被送往东南亚,主要集中在印尼、马来的种植园和矿场。

据统计,1860年在印尼的华人总数不过22万人,到1930 年已达123 万人,70 年内就增加了一百多万人。华人移民东南亚达到了空前的大规模。

契约华工遭受非人的压迫和折磨,超长的工时、雇主的殴打、微薄的工资,很多人受不了这样的生活,选择上吊、投河自杀,也有罢工、杀死工头的,但总体来说,华人的反抗都是自发涣散,缺乏组织的。

这个时期,华人资本在工业领域也取得了较大的发展,特别是蜡染花裙业和土卷烟业。蜡染花布是爪哇农村的主要经济来源,但是19世纪中期以后,华人开始挤占这个市场。除了印染技术好,华人在商业中的中介地位促使他们在这个行业的发展,华人不仅垄断了蜡染业的原料供应,在有些地方甚至垄断了产品贸易。

蜡染花布是爪哇民族的一种文化象征,它的衰败产生了严重的社会影响。许多爪哇人陷入终身负债的地位,沦为雇佣工人,无法翻身。因为蜡染厂很多都由华人出资,或跟华人有关系。爪哇蜡染业的衰败促进印尼民族意识的兴起。

img

1965—1966年排华屠杀事件现场图片

印尼民族主义带强烈种族仇恨,孕育排华思想

19世纪末20世纪初,被压迫的东方民族意识开始兴起。在印尼,包括了印尼的民族意识和华人华侨的民族意识。

这个时期华人移民仍在不断涌入,已经分野出新客华人与土生华人,民族运动也显得比较复杂,出现了亲中国的《新报》集团,亲荷兰的中华会和亲印尼的中华党,华人在文化认同上是分散的。

华人民族运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印尼人的民族意识。为了反对殖民统治,发展本民族工业,印尼民族运动兴起,1908年成立的至善社是一个开端,后来又出现了伊斯兰商业联盟。

印尼的民族运动显现出强烈的排异特征,除了反抗荷兰殖民者,也排斥渗透印尼各个经济领域的华人。他们把华人经济的发展当作是“罪恶的资本主义”加以反对。1912年,“伊商联”的领导人就公开宣称把华人从岛上赶出去,其成员在各地冲击华人的商店和住宅。1913至1914年,爪哇各地的排华骚乱达到高潮,许多联盟的成员卷入其中,并发挥重要作用。

1918年,古突士爆发排华暴乱,古突士19世纪末期以来成为爪哇烟草业的中心,起初一直掌握在爪哇人手中,1910年后被华人取而代之,很多当地人的工厂因此破产。骚乱由一名华人在游行中与一名当地人发生冲突引起,造成至少8名华人被杀,2000华人外逃避难。

这是20世纪初期印尼最严重的一次排华骚乱,体现了印尼民族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的种族主义思想和对华人经济地位极端嫉妒的社会心理,这些根深蒂固的思想意识,是孕育印尼一次次排华骚乱的温床。

暴民追打华裔

印尼人掌权后,华人成为社会变动的替罪羊

印尼独立之初,特别是1954年之后,印尼政府和民间的排华情绪甚嚣尘上。政府在入籍政策上设置各种障碍,认为华侨即使入籍也不愿效忠。政治上强制同化,要求华人改名换姓,强化宗教归化。经济上,企图凭借政治优势摧毁非原住民经济,华侨经济被定性为“殖民主义残余”,1960年代前后出现驱赶华商的浪潮。

印尼政府不断毒化“原住民”与“非原住民”的关系,一旦社会动荡,华人随时都可能被推出来当替罪羊。

1965年9月,翁东发动政变失败,苏哈托趁势而起架空了总统苏加诺,开始了31年的独裁统治。苏哈托政府称中共参与了翁东政变,大肆肃清共产党人,屠杀印尼华人。美国学者本尼迪克特·安德森研究这次政变后,指出翁东的政变跟共产党根本没有关系,这篇论文惹恼了苏哈托政府,安德森本人长达27年被印尼当局禁止入境。

1998年5月,印尼再次发生大骚乱,1200多人丧生,其中大部分是华人,被强奸的华人妇女总数多达300人。据印尼全国人权委员会和印尼人权志愿者组织的调查,从一开始,排华行动就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愈来愈多证据显示,大部分针对华人的袭击,都由有组织的团体煽动。

关于印尼1965屠杀事件的纪录片《沉默之像》,该片获得奥斯卡提名

本尼迪克特·安德森认为民族其实并不存在,只是一种想象的政治共同体。印度尼西亚在19世纪之前甚至连统一的印尼语都没有。在荷兰、日本先后占领并实施分而治之的政策,原来和睦的华印关系遭到破坏,具有经济头脑的华人被印尼人当成是罪恶的推手。印尼的民族意识从萌发开始就带着排华的基因。

而对于中国人而言,自明清开始,东南亚的华人华侨就被当做“弃民”,即使是在乾隆盛世,1740年红溪惨案发生后,荷兰派人到北京修好,但清朝统治者认为被屠杀的华人“系彼土地而生,实与番民无异”,对荷兰当局毫无谴责,更别说去保护华人了。华人在印尼的经济权力和政治权力极不对称,吸引了社会仇恨却不能保护自己。别有用心者想要引起骚乱,华人总是首当其冲的会被拿来开刀的对象。

180224pxzmud13s1s9ursy.jpg

印尼人为什么恨中国人:

因为华人一度控制了印尼的经济命脉,再加上在南中国海还有一些军事争端。

想想也可以理解,如果你是一个小国的公民,旁边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巨无霸,你会喜欢吗?

印尼排华事件:

“黑色五月暴动”是指,从1998年5月13日至15日,印度尼西亚(主要是:棉兰、巨港、楠榜、雅加达、梭罗和泗水)暴徒发动的一系列针对华人的暴动,亦称为“1998年印尼排华事件”或“印尼五月骚乱”。1998年8月8日,旅美华人抗议迫害印尼华人暴行。

此次严重骚乱,导致大量平民伤亡,印尼国家经济和社会运转遭受巨大损失。骚乱进而演化成为一场变革运动,迫使在台上呆了31年的苏哈托总统辞职,苏氏家族势力随之土崩瓦解。此后,印尼经历了长期动荡和沉沦,用十余年时间才逐步摆脱“绝望国家”状态,确立新的政治体制,重拾经济稳定发展,但至今仍未完全恢复元气。

1998年5月12日,印尼大学生要求改革的示威运动达到白热化阶段,6名大学生遭枪杀。针对华裔族群的社会暴乱也就此拉开序幕。

1998年5月13日~15日,印尼雅加达等地发生严重骚乱,数个城市成为“死亡之城”。数千暴徒焚烧办公大楼、商店、住宅、汽车,有组织地针对华裔进行烧、杀、奸、掠。导致1200多人在骚乱中丧生,5000多间华人商店和住宅惨遭烧毁,更令人发指的是,印尼暴徒还在光天化日之下,丧心病狂地强暴了数百名华人妇女。据妇女组织说,骚乱中约有170名华人妇女被强暴和轮奸,其中有20多名华人妇女因此而重伤死亡,包括一个9岁和一个11岁女童。另据估计被强奸的华人妇女总数多达300人。

据印尼全国人权委员会和印尼人权志愿者组织的调查,从一开始,排华行动就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愈来愈多证据显示,大部分针对华人的袭击,都由有组织的团体煽动。人权委员会委员哈比昂说,由于很多被袭击或强奸个案,都明显地有组织行动,而且受害者均指暴徒剪着军人的发形,有关救援人员怀疑,许多暴徒可能是军人。[4]

印尼一个妇女组织的主席奈达在接受路透电视节目采访时说:“在雅加达的某个地方,强奸案件是同时发生的,同一条街道上的妇女全都遭强奸或者被性骚扰。暴徒先是闯进房子里,如果他们发现有两三名妇女的话,他们会向年纪最轻的下手,然后再纵火烧房子,这是有组织的。就像采取一项集体行动一样,每个地方所发生的强奸案都是这样的。”奈达接着又说,暴徒闯进一户人家后开口便问:“你的妻子呢?”那个作为妻子的妇女逃到二楼,可是暴徒并没有放过她,她遭到3个男人的轮奸。当时警察和军队就近在咫尺,不过,他们却对呼救声置之不理。

更令人发指的是,这些印尼的人渣还当着华人妇女的丈夫兄弟面施行兽行,一些受害者竟然是尚未成年的孩子。18岁的薇薇安永远也忘不了那个绝望的、求救无门的时刻,她悲痛欲绝地哭诉道:至少有5个男人当着我爸妈叔叔的面轮奸了我的妹妹,我当场晕倒。当我醒来后,我下身火烧般疼。4天以后,我爸终于鼓足勇气告诉我,在我晕倒以后,我妹妹因为反抗被暴徒乱刀捅死,叔叔也被杀死了。我被7个男人轮奸。

印尼华人何罪,遭受如此兽行,每次印尼发生权力斗争的时候他们都成了牺牲品。很长时间印尼政府对此采取坐视不理的态度,似乎有意使华人成为民众宣泄愤怒的替罪羊。

中国人为什么那么仇视印尼人

我在印尼待了整整一年,到过印尼很多地方,写了一大堆有关印尼的博文。在这些博文后面,我经常看到一些与博文无关的评述,甚至是一些激愤的言辞。就拿最近写的一篇《情窦初开时,13岁的她就成了母亲》来说,有的网友不就事论事,而是一上来就开始了对印尼义愤填膺的控诉。比如,有一位叫“青花小刀”的网友说到:

我讨厌这个所谓热情的血腥国家,当我看到法新社的当年的图片,我几乎不敢相信那是发生在二十世纪的事情,发生在我们活着的今天,不相信他们的笑容,那笑容的背后是说翻脸便会翻脸!这些罪恶的事情是人干的吗??

可以说,所有中国人对印尼人的仇恨都来自于98年的排华事件。

我非常赞赏这位网友对同胞的那份骨肉之情,也非常能理解他对98年血腥事件的切齿痛恨。我最初来印尼时,在网上看到那些血淋淋的画面时,心情糟糕透了,几晚上都没睡好。心想,我怎么会来到一个杀人如麻的恐怖国度?接下来的几天,我上网看了大量有关98年印尼排华事件的报道和分析文章,对整个事件的起因及过程也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因篇幅有限,在此不作表述。)

没错,那确实是一场惨绝人寰的杀缪,其疯狂程度绝不亚于南京大屠杀。可以说,不光只是华人,任何一个有一丁点良心的人,都会看不下去。那哪里是人干出来的事啊,简直禽兽不如!所以,最开始来印尼的那段时间,我对印尼人一直心存芥蒂,看他们每个人都面目可憎。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与印尼人打交道的次数越来越多,也慢慢了解到,印尼人绝大多数都是良善之辈。事实上,也没有哪个地区的人生来就是邪恶的。哪里都有好人,哪里都有坏人;人的身上既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当苏哈托看到由金融风暴引发的民怨而危及自己的统治地位时,他就把掌控着印尼经济命脉的华人当成了替罪羔羊。日本如果不是当年的天皇想称霸世界,相信日本人包括大多数军人也一样是善良之人。我们该痛恨的应该是军国主义者以及统治者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择手段。

明白了这个道理后,我眼里的印尼人不再那么恐怖,相反,他们的温和、礼貌让人觉得还有点可爱。为一小部分人的丧尽天良而去仇恨每一个印尼人,是没有道理的。一个睿智的民族,如果总是坐在家里,朝自己的仇人吐口水,是永远不会有出息的。有网友问,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华人?这个问题问得好。我看过一个日本人发的一个帖子,他说在印尼排华暴乱中,他也被拦下来,当他用日语说自己是日本人时,那些杀手挥挥手就让他过了,言语中颇多得意和骄傲。这说明了一个问题,一个良好的国际关系是多么重要!尤其是满世界都是华人的现在。历史上,美国排华过,越南排华过,日本也排华过,有那么多国家排华,说明我们的国际关系有问题。当我们遇到这种仇视华人的事件时,我们除了表达我们的愤懑之外,更多要思考如何改善这种不太好的国际关系。

现在,我们的政府就做出了榜样。印尼地震了,我们不仅捐款捐物,还派医疗队支援,此举既是一种人道主义行为,也是为了建立一个和谐的国际环境。国内有网友骂“国内有那么多贫困人口不去支援,却把这些拿去给狗吃”,可印尼的华人不会骂,虽然他们受伤的心灵还在疼痛,但他们觉得中国的举动表现出了大国的风范,华人脸上也有光彩。相信这几天温总理的对日访问,给在日本的华人莫大的鼓舞,应该没有一个在日本的华人希望中国与日本交恶吧?同样,印尼的华人只希望中印之间的关系更加良好。任何对抗的结果注定是两败俱伤,和谐的国际关系只会让一个国家左右逢源,同时,也惠及当地的侨民。

以前,很多长期受打压的华人都不敢承认自己的华人身份,以致印尼究竟有多少华人,始终都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但是,随着中国的崛起,随着中国与印尼的关系逐步改善,越来越多的印尼华人可以理直气壮的声称自己是华人。他们需要有一个强大的中国作后盾,而吐口水骂娘只会恶化他们的生存环境,不仅于事无补,更会自贬形象。

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印尼语:Republik Indonesia,英语:The Republic of Indonesia),简称印度尼西亚或印尼,是东南亚国家。由约17508个岛屿组成,是全世界最大的群岛国家,疆域横跨亚洲及大洋洲,别称“千岛之国”,也是多火山多地震的国家,首都为雅加达(Jakarta)。与巴布亚新几内亚、东帝汶和马来西亚等国家相接。

印尼人口超过2.48亿(2013年),仅次于中国、印度、美国,居世界第四位。印尼是东南亚国家联盟创立国之一,也是东南亚最大经济体及20国集团成员国。印尼是世界最大的椰子生产国。

印尼群岛自公元7世纪起即为重要贸易地区,古代王国三佛齐及之后的满者伯夷曾与中国及印度进行贸易。印尼当地统治者逐步吸收外国文化、宗教及政治型态,曾出现兴盛的佛教及印度教王国。外国势力因天然资源而进入印度尼西亚,穆斯林商人带入伊斯兰教,欧洲势力则带来了基督教,并于地理大发现后垄断香料群岛摩鹿加群岛的贸易。经历了350年的荷兰殖民统治后,印尼至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宣告独立。

1950年4月13日两国建交。1967年冻结外交关系。 1990年8月8日恢复外交关系。2000年,两国建立长期稳定睦邻互信的全 面伙伴关系。2002年,印尼总统梅加瓦蒂访华。2005年4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印尼,与印尼总统苏希洛共同签署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 宣言;同年7月印尼总统苏希洛正式访华。两国元首实现互访,表明双边 关系步人快速、稳定、健康发展新时期。

进入新时代以来,两国高层访问和接触频繁,副总理级对话机制、经贸联委会、防务磋商、海上技术合作委员会 等磋商合作机制运行)顿畅,经贸合作成果丰硕。2010年,两国签署战略伙伴关系行动计划,为两国关系开启了新的篇章。2011年4月,温家宝总理对印度尼西亚进行正式访问,双方发表进一步加强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公 报,同意建立领导人定期会晤机制。2012年3月,苏希洛总统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双方发表联合声明。2012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 访问印尼,并在印度尼西亚大学发表了重要演讲。2013年10月,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印尼并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一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2013 年商务部长高虎城、交通部长杨传堂、安徽省委书记张宝顺、广西区委书 记彭清华、云南省省长李纪恒、国家开发银行行长郑之杰、北京市副市长 张廷昆、湖南副省长何报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庄聪生、中国贸促会副会 长王锦珍等省部级领导先后访问印尼。2014年1月和8月,中国外交部长王 毅分别在瑞士和缅甸会见印尼外长马尔迪。

本文来源:https://www.hyheiban.com/zawen/428543/